学会年会 News
学会年会 News
第三届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研讨会暨Journal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创刊仪式于5月22日在北京举行。爱思唯尔全球期刊出版高级副总裁Curtis Louise 在会议发言。  她表示,Journal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杂志,是政府与市场经济学领域的第一份专业国际期刊。她在出版业工作了22年,要知道要让一份新的期刊落地,需要大量的幕后工作。谈及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学科的重要性,她表示,这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研究领域,它研究政府作为市场经济参与者的角色。从已发表的研究中,可以看到研究数量的增长。在过去5年里,研究的发展和重点是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该领域的研究产出整体上增长了30%。为什么拥有一份期刊是如此重要呢?她表示,学术期刊可以看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可以说它是学术研究的灯塔。期刊在促进研究的知名度和帮助指导研究方向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们还支持研究成果产生新的现实应用和影响。比如,像JGE这样的学术期刊支持如政府与市场经济学等新研究领域,帮助它们建立、成长起来。此外她提出,期刊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永久记录研究成果和见解。因此,他们们作为出版商,在幕后做了很多工作,也与编辑团队合作,以确保任何一篇文章都只有一个版本记录。如果道德或著作权等问题出现时,我们有完备的程序来进行处理。最后一点,就期刊的规则而言,特...
2021 . 05 22
浏览次数:7
第三届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研讨会暨Journal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创刊仪式于5月22日在北京举行。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学会联合主席李稻葵出席并为会议致辞。         李稻葵在致辞中介绍,这次国际研讨会是国际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学会举办的年度国际会议,已经办了第三次了。“政府与市场经济学”是一批清华大学以及国际经济学的学者,过去三四年以来认真打造的一个经济学的分支。政府与市场经济学作为经济学的一个新的分支,它有三个基本的原则:第一个原则,他指出,政府已经成为当代市场经济中极为活跃,极为重要的一个参与者。现在基本所有的国家政府开支占GDP的比重都在30%以上,很多国家达到了50%,尤其是在自然灾害、疫情、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这个比重是持续提高的。第二个原则,一个经济体发展得好不好,运行的是否平稳,是否能够避免金融危机,关键取决于政府的行为。第三个原则,政府的行为好坏,是由它的背后一系列的机制所决定的,这些机制决定了政府的工作人员和决策者的行为。在现代市场经济中,政府到底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哪些政府的机制能够让市场与政府的行为最佳的匹配,从而让市场经济能够达到它最好的发展潜力,这是政府与市场经济学的初衷。 ...
2021 . 05 22
浏览次数:10
2021年5月22日,由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ACCEPT),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学会(SAGE)共同举办的第三届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研讨会暨Journal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创刊仪式在北京举行。清华大学副校长彭刚,ACCPET研究院院长、SAGE学会联合会长李稻葵,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佛大学亚当斯讲席教授、SAGE联合会长Eric S. Maskin进行开幕致辞。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会长、成都市原市长葛红林;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席、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新开发银行行长,巴西前经济部长Marcos Troyjo;伦敦政治经济学院IG帕特尔讲席教授、英国研究院研究员、全球经济和气候委员会联合主席Nicholas Stern等多位嘉宾出席会议并作主旨发言。        研讨会上还举行了经济学国际学术期刊Journal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JGE)的创刊仪式。爱思唯尔(ELSEVIER)全球期刊出版高级副总裁Curtis Louise对政府与市场经济学领域的第一份专业国际期刊的出版给予了高度评价。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党委书记刘涛雄、ACCEPT研究...
2021 . 05 22
浏览次数:22
5月22日,第三届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研讨会暨Journal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创刊仪式在北京举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IG帕特尔讲席教授、英国研究院研究员、全球经济和气候委员会联合主席尼古拉斯·斯特恩(Nicholas Stern)出席会议并作主旨演讲。        斯特恩在演讲中指出,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为了实现碳中和,我们面临着“四大挑战”:首先为了实现净零排放,我们必须对发展有不同的理解。他强调,新的增长模式有四类资本:物质资本、人力资本、自然资本和社会资本,这四类资本都至关重要。为了实现净零排放,我们必须尽快调节系统,必须解决市场失灵方面的挑战。他表示,这并不是在环境和物质生活水平之间做权衡,而只是一种不同的方式,这种改变包括对上述的四类资本进行投资等;第二是认识到紧迫感。他表示,世界会在30到40年之间实现净零排放,但“我们必须要迅速行动”。他称当前我们面临“具有决定性的十年”,全世界的基础设施数量将在未来15到20年翻一番,而围绕基础设施的决策需要在未来几年内做出;第三,技术正在不断发展,但我们还不能做出完全准确的预测和判断,因此必须继续大力推动创新研发,“我们需要规划未来的需求,并为未来二三十年间我们的需求进行投资。”第四,要认识到新方式将会带来...
2021 . 05 27
浏览次数:8
5月22日,第三届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研讨会暨Journal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创刊仪式在北京举行。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佛大学亚当斯讲席教授,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学会联合主席埃里克·马斯金(Eric S. Maskin)出席会议并致辞。   为什么应该把《政府与市场经济学》视作一个独立重要的研究领域?马斯金在致辞中指出,政府在所有高度发达的市场经济中至关重要,并且对这些经济体的市场表现和繁荣也至关重要,他表示,需要有一个新领域将政府和经济学结合起来。回顾18世纪亚当·斯密时期,当时政府在经济中发挥的作用相对较小, 今天所有经合组织国家中,在那时政府只参与其GDP的大约5%到20%,而今天有近60%的GDP都有政府参与,政府在经济中的作用和地位在过去150年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外他强调,观察就业、资产等其他方面,政府不仅在GDP中占比增大了,规模也扩展了。从19世纪开始,社会福利制度迅速发展,范围越来越广,包括向人们发放社保、提供退休金保障、提供国民健康体系等,同时政府也高度参与保护环境、提供基础设施、道路、互联网、公共教育等事项。政府职能还在市场监管等重要领域有所扩展,也即政府干预,这能确保市场正常运行,取得应有成果。为什么政府会如此迅速扩张?他表示,如果一个经济体或国家能够从较低的起点出发,成为...
2021 . 05 22
浏览次数:10
The Society for the Analysis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
Copyright ©2019 - 2024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